4000-118-866
热门城市:

      资讯频道您的位置:票量网 > 资讯 > 电影新闻 > 影评 > 正文

      动态图·系统分析袁和平动作设计方法

      来源:movie.mtime.com   作者:我mei有时间看电影   发表于:2016-02-24 14:09  点击:

      内容摘要: 【作者向简,任何部分或整体的图文转载,请注明出处以及链接,直接挪为己用者将被追究!】 之前写的太装13,属应付差事,所以再写一篇通俗易懂的。为什么两岸三地+好莱坞,都爱请袁和平?——必然。论硬..

      为什么两岸三地+好莱坞,都爱请袁和平?——必然。论硬本事,香港武行谁都不比谁差,但由于各自的审美诉求不同,导致了客观上的结果。就好比抽象画和写实画,基本功都一样,但最有市场的往往是偏写实、又稍带点渲染的。

       

      袁和平的动作戏,六个字——看得懂,看得爽,故“天下第一武指”当之无愧。

       

      “看得懂”指的是,每场动作戏都是一条连贯的、流畅的、清晰的动作流。甲乙双方你一拳我一脚,是怎么打出的,为什么要这样打出,6岁小孩都能看明白;用的招数与攻击的要害(譬如撇指头等反关节用力,攻击腋下、腰部等最软的部位),力度大小,摔飞的方向,都是人类的共识,能共鸣。观众能理解,能相信,进而能移情,能带入。

       

      “看得爽”指的是,每场动作戏都是一条精准反映动作、又生动渲染动作的镜头流。镜头与剪辑,以最大限度地让观众看明白动作与动作逻辑为准;同时,又在此基础上有渲染与夸张,让观众看得过瘾,看得起劲。

       

      用喜闻乐见的动作要素,组合成一条动作流(因果链条),重点在组合。也就是说,袁和平的动作设计是“主流故事片叙事模式”在动作戏上的反映。

       

      这种主流的叙述方法概括起来就是:流畅因果链条,清楚让你看到。速度不快不慢,内容不多不少。反复转换攻防,双向拉锯力道。过程含金量高,生活常见各招。镜语平实生动,绝不胡乱花哨。

       

      以上原因产生了带入感,让观众参与进去(入戏),而非仅仅旁观(看戏,eg:程小东、元彬等)。这是袁和平广受欢迎的根本原因。在袁和平动作戏中,观众会追随打斗一方,在他遭遇对手每一招时,跟着他想该怎么办。譬如,《霍元甲》中,李连杰被比他强壮数倍的大力士锁住双臂抱起,动弹不得,节奏在此处有一个悬停,李连杰在挣扎,观众跟着他的处境一起在想该怎么办,后来李连杰的手抠进大力士的肋骨,大力士疼得被迫松开。这就是典型的“让观众参与进去”。

       

      下面从动作流与镜头流两个方面举例分述。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[一]、连贯、流畅、清晰的动作流——看得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“一个人就两只手两只脚,还能怎么打。”(袁和平语)

       

      首先,介绍两个原型动作,也是武生基本功,武术指导各派通用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A 旋子转体(毯子功之一种),相信大家都见过。如下图(《夜宴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此剧中双方并非互殴关系,而是情人关系,属情人拆招。所以是不夹杂打斗的纯舞台动作,最适合说明这个动作本身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B 俯仰——以腰为圆心,上半身为半径,划圆,上半身尽量平行于地面。

       

      一个人做是这样的,如下图(程小东《大话西游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也可两人对练,甲前扑时乙后仰,反之亦然,甲乙动作刚好吻合。如《夜宴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这个动作经常被演化为以一敌十的打法,下腰,横扫,扫倒一圈人。如《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》与《夜宴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下面正式开始介绍袁和平动作设计特点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  

      一、简练、有效的动作设计

       

      1、先说有效

       

      上述两个原型动作,在袁氏动作戏中,全部都参与了打斗,有的放矢。所谓参与打斗,是指,甲的“这一个动作”是针对乙的“上一个动作”(被迫)做出的,同时,甲的这个动作产生的结果也作用到了乙的身上(至少是为了攻击乙)。

       

      A 仍以旋子转体为例

       

      下面先解释什么是没有参与打斗。下图是程小东的动作戏里的旋子转体。

       

      《大话西游》: 

       

      《冒险王》:

       

      《英雄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以上打斗双方隔得很开,无交流,自己做自己的,没有具体过招。旋子转体缺少明确目的,纯粹好看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以下是袁和平的旋子转体——置于具体的打斗情境中,之所以开始做这个动作,是逼于无奈(钱小豪攻击李连杰腿部,李连杰被迫跳起);李连杰跃起后,顺势做旋子转体,做这个动作的目的,是为了使身体由倒对着钱小豪,转为正对着钱小豪,以方便在最合适的角度出击(李连杰从空中一刀劈下);选这个动作,是因为这个动作最适合当时的情况;或者有心要用这个动作,就要为它量身定做一个具体的上下文,使这个动作非做不可,步步都显示出一种必然性与针对性,见下图(《太极张三丰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此处李连杰所做的旋子转体,就叫做“动作参与打斗”——有因有果,有明确针对性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B 俯仰的双人互练动作

       

      以下是双人拆招的俯仰基本动作,甲方前扑我俯身,反之亦然,含金量很低(元奎《方世玉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下面是袁和平导的俯仰动作的原型,这个动作的关键是,章子怡出刀拦腰横扫,吴彦祖缩腹,躲避的同时,上半身前倾,展开;前倾的身体本可以回击章子怡,但剧中他们是在拆招并非真打(《夜宴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面对章子怡同样的出刀轨迹,吴彦祖也可后撤躲避: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以下是将上述原型动作用于实战。将吴彦祖的动作力度延长(不是违背),就成了下图钱小豪的动作,缩腹时身体展开,离地飞腾起来,前倾的身体顺势出刀回击李连杰,演化为招招逼人,攻防紧迫的死战(《太极张三丰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以上钱小豪扑出画外,正好接上文介绍的李连杰旋子转体——钱小豪砍向李连杰腿部,李连杰跃起躲避的同时,旋子转身,两段动作连接起来后的样子如下图。由此可见袁氏动作的最主要特点——因果勾连,逻辑连续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以下是《霍元甲》中的相似动作,缩腹躲的同时身体展开攻击,攻防一体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以上动作就是俯仰的双人互练动作演变来的,甲出击时乙躲避、乙躲避时出击甲,甲躲避时回击乙,双方的上半身都在划圆,这是个可以无限循环下去的动作。与程小东漫无目的的动作及元奎的快速重复动作相比较,可得知什么动作叫做“有价值”“有意义”;袁和平设计动作的指导方针,是让每一个动作有目的,有必要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、袁和平第二个特点是简练。自我叠加,使动作饱满丰富,使打斗更凝练有效,一举多得(一个动作,手脚同时击中多人)。见下图(《铁马骝》与《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拳理(如反关节用力)与舞台动作(如前面介绍的旋子转体与俯仰动作),是香港各派武术指导的通用;但是由于动作设计理念的不同,才产生了不同的派别。

       

      袁和平的班子和程小东的班子都是武生,不存在袁家班能打的招式程家班不会打,如下图中的扫堂腿配合旋踢的双人拆招动作,攻防一体,与前文介绍的俯仰划圆动作如出一辙。彼方攻击时我方刚好躲避,躲避的同时又出击。见下图,程小东的《赤裸特工》、《冒险王》与袁和平的《卧虎藏龙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二、攻防转换——动作设计的核心内容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1、什么不是攻防转换?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A 中招(打人/被打)

       

      例如元奎的很多片子,重复动作打人,死磕打法(这一招据说能发泄积怨,后为子弹哥所用)。被打的人由于种种原因,突然停止还击,正面全裸,敞开给对手攻击。如下图(《中南海保镖》,每幅图截自一个镜头,一共用9个镜头展现周兆龙挨揍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如《给爸爸的信》与两部《方世玉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元奎动作戏的特点,可提炼为:甲方用迅猛潇洒的动作猛攻乙方,乙方几乎不还手,接着乙方再以迅猛潇洒的动作回击甲方,甲方几乎不还手……整场戏就是连攻连守的交替。攻守转换的原因不清,或者有时是剧情的介入。譬如又来了帮手(《给爸爸的信》),或一方煤气中毒得多一些(《中南海保镖》),或者就干脆没有原因,沦为打人,你打我我打你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B 躲闪

       

      下面举一个典型又简单的例子,Keanu Reeves旋踢,Hugo Weaving蹲身躲过(《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如《夜宴》,歌舞伎偏头躲过身后横扫的刀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C 挡开(勉强把敌人的来力拨开,使自己不被打到)

       

      以下是比较消极的挡开(《精武英雄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还有更为积极一点的拨开(把对方的力道引导到旁边的方向)。如《太极张三丰》与《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D 迎击

       

      招招相撞(双方拳脚或兵器碰撞,力量相当,抵消在途中),这是万精油的过场打法。如元奎的《方世玉》与程小东的《赤裸特工》、《江山美人》及《大话西游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程小东喜用长焦正反打,人物卖力地挥舞着,打个意思就行。

       

      对应于长焦肥大症,程小东还有短焦癖。远景或大远景,人物“双双自舞”。甲乙双方无交集,自舞自的,但看着好看。观众纯粹看戏,没有参与感。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李连杰在《龙门飞甲》拍摄花絮中说,这么打只有我们自己清楚,观众不知道在打什么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其实有些时候,演员舞出了兴致,“借酒发疯”舞个大概,自己也未必知道自己一招一式在打什么!如《新龙门客栈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当然,在TVB潘健君担任武术指导的古装剧与杨佩佩制作的台视古装剧中,这种打法也很常见,好拍,省事,观众也买账。毕竟,弄出那么多动作细节是很费脑筋的事。较之程小东,他们更甚一步,直接不需要演员会武术套路了,由镜头充当主角,光影眩晕,推拉泛滥,镜头震荡,任何两个镜头组接到一起也是会产生恣意绚烂的效果,彻底摈弃了线性动作,以及明细。(如TVB版《九阴真经》、《中神通王重阳》,以及洪金宝担任动作设计的《东邪西毒》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这种拍法是整个90年代香港武侠影视剧中的万金油拍法。好处是又省事又好看,软肋是不能打太久,否则观众会腻烦。原因很显然:观众看不到你到底在打什么,进入不到招式内部,只能退在外围看热闹,而看热闹是看不长的。所以这些片子不能叫武术电影,他们要依托另外的情节。真正的武术电影,需要有武术的硬功夫。于是就引出什么是攻防转换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、什么是攻防转换?

       

      顾名思义,打斗双方进攻与防守的态势发生了变化(前面提到的攻防一体就是典型的攻防转换)。怎样才能使攻防发生变化呢?必须得进入对方招式内部,有针对性地做出回应;这个回应必须是具体的,明确的,有所指的。概言之:出招要有针对性。

       

      下图中攻防不仅转换了一次,还在拉锯。

       

      《精武英雄》中,李连杰用大背,准备把仓田保昭摔个前空翻,这一招李连杰必须得撅臀,用臀部力量把仓田保昭顶起来,仓田保昭判明来意,用手把李连杰的臀推了回去,于是李连杰的计划宣告破产;紧接着,仓田保昭顺势往后拖倒李连杰,李连杰倒地的刹那扬腿补击仓田保昭头部。这几个动作,一招咬着一招,彼此较劲,攻防轴线来回拉锯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《黑侠》中刘青云想摔李连杰,被李连杰顶了回去,用的原理和上面一样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于是得出袁和平动作设计的攻防转换类型划分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A 化解——攻防清零,将对方来力“卸掉”。最典型的化解是“舍己从人”,顺着对方的力走。当然自身也没得好处,是个平手。

       

      比较被动的化解对方招式,是在几乎已经中招的同时顺势化解。如《一代宗师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然后是稍微积极一点的化解对方招式。在看到对方招式苗头的时候,判明对方动机,做出及时反应,如《黑侠》,刘青云拧住李连杰手腕,外翻,想就此制服李连杰,李连杰判明来意,身体跟着他拧腕的方向旋转一圈,把别着的手腕重新拧“顺”了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以上是舍己从人原理,及顺从对方的力道。下面是在已经中招后,逆着对方的力道再推回去的化解方式。如《一代宗师》,梁朝伟扣住周小飞手腕,将其反背在她自己身后,周小飞逆着梁朝伟拧动的方向,把自己的手腕“回正”了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如《精武英雄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B 补击——在中招以后顺势补击对方。如《精武英雄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如《太极张三丰》,钱小豪在被一记左勾拳撂倒后,身体后仰,脚却逼近对手,向后飞出的同时踢出一脚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C 借力——借着对方的力道再回击对方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借力≈化解+回击。

       

      舍己从人+回击,如《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》,Keanu Reeves被摔出后,索性顺着飞出的力道,扒住一根铁杆,将力道化解了,旋转一周,又踢了回去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如下图,Keanu Reeves被Hugo Weaving击中,顺势后翻,踢击身后来袭者,再借用反弹力翻回到前面,回击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顺水推舟+回击,如《一代宗师》,章子怡牵住张晋来拳,使他继续往前冲,然后绕到张晋身后,予以还击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D 躲击——躲避的同时打击了对方。如《太极张三丰》、《精武英雄》、《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》及98版电视剧《水浒传》,重点说一下水浒,蒋门神用板凳砸向武松(丁海峰饰),武松沿着躲避的路线,脚也跟着踢了出去,正中蒋门神左肩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更为巧妙的躲击是自己只负责躲,对方自食其果,自己击自己。如《功夫》与《霍元甲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E 截击——截断对方的招数(在对方招式打出之前/之时),或沿对方来力逆推回去。

       

      后发先至,并不阻挡对方招式,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出击,在对方击中自己前先击中对方,或把对方的来拳与来脚截断。如《精武英雄》与《狼犬丹尼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针锋相对,将对方招式打回去。如《太极张三丰》与《一代宗师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3、由此得出攻防轴线。假设以我方立场,针对彼方来势做出的反应,按照我方攻击力的强弱得出。见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这条轴线也可是一个循环。消极状态下的躲闪,就是积极状态的躲击;消极状态下的挡开来力就是积极状态下的借力用力;消极状态下的迎击(招招相撞)就是更为积极的补击(共击)对方。到了让对手中招的时候,是我方积极的顶点(截击),同时又回到了原点——对方消极的最低点(完全中招)。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4、在力量轴线上的运动与拉锯(来回撕扯)

       

      A 一方拖(抵)着另一方走,另一方且顺从且想办法较劲。如《铁鸡斗蜈蚣》、《功夫之王》、《一代宗师》及《太极张三丰》)。

       

      《黄飞鸿之铁鸡斗蜈蚣》,徐忠信牵住李连杰前臂,往镜头前拖拽,李连杰且跟且想对策,这都是在为自己赢得时间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《功夫之王》,李连杰想扭住成龙,但被成龙顺力而行化解了,然后李连杰把成龙往后拖,成龙跟着他转,跟着他拖:

       

      《一代宗师》,梁朝伟锁住章子怡手臂,把她拖得横飞起来,章子怡轻盈地跟进,脚触地板滑行:

       

      《太极张三丰》,钱小豪的刀锋一往无前,李连杰横过刀身抵住,防止他的刀再往前,就这样僵持着一个往前顶,一个往后退: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B 力量相抵,互不相让,或来回撕扯。如《卧虎藏龙》与《一代宗师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《一代宗师》,梁朝伟扣住对手脚腕,把他拖成了一字,对手还能自行合拢,顺势起身踢击,这是典型的变防为攻地反击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由此得出双向拉锯图: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顺力前面已介绍,此处再举一例,以兹对应,如图,李连杰把钱小豪向上踢的腿顺势往上拨,使钱小豪往后空翻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逆力是沿对方招式来势逆推回去。如《太极张三丰》、《一代宗师》、《杀死比尔2》、《铁马骝》、《黑侠》、《精武英雄》、《黄飞鸿之铁鸡斗蜈蚣》,及电视剧98版《水浒传》。

       

      《太极张三丰》,钱小豪从一面攻击李连杰不成,准备转到另一面去出击,被李连杰又给逆推了回来,身体再次转到同一侧:

       

      李连杰的“棉花肚”,把钱小豪的来脚反弹了回去:

       

      《杀死比尔2》,Daryl Hannah刚拔出刀就被Uma Thurman给封回刀鞘。

       

      《一代宗师》,两次都是梁朝伟先后缩,再前顶,以示其内力,这个原理跟前面李连杰的棉花肚相同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《太极张三丰》、《铁马骝》,拳对拳,拳对脚,脚对脚,以刚克刚,一头压过一头,迎刃而上,活活把对方给打回去:

       

      《黑侠》:

       

      《精武英雄》:

       

      《黄飞鸿之铁鸡斗蜈蚣》,面对徐忠信的飞腿,李连杰判明他的来路,往相反方向踢一脚,让他沿原轨迹翻了回去:

       

      98版《水浒传》,店小二准备用一个酒坛砸武松头部,正高举过头顶,被武松用蛮力按住,给强按了回去,砸在了小二自己头上:

       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三、因果链条——精心编织的攻防转(使打斗逻辑明朗化)

       

      1、零断点

       

      袁和平设计出的动作,不会出现以下情况,上一个镜头甄子丹还在以长枪撑地,踢出连换飞腿,下一个镜头长枪就横扫过李连杰头部:

       

        

      程小东的动作是间断的,生接的,他的重点不是在拍动作内的戏,而是在用动作表达一种感觉,或者说是“大而化之”的。而袁和平的镜头与镜头切换时,演员动作一定是连贯的,相同的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、零疲软

       

      实时跟进地建立原因。一个动作产生一个结果,这个结果同时又是下一个动作的原因,如此因果相勾连,生生不息。如《精武英雄》中李连杰与仓田保昭的擒拿手反关节用力的反复拉锯。动作是连贯的。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李连杰的出招遇到仓田保昭的破招,破招后反被其制,于是李连杰再根据仓田保昭的制约想办法反制约,然后仓田保昭再想办法反反制约,如此往复,如下图(以李连杰为我方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因果链条大致如此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而程小东动作设计如泼墨山水,打个大概,逻辑不深究。观众往往大致知道打斗双方谁强谁弱,然后就等着强的一方搞定弱的一方的结果了,中间过程只是看个热闹。如《新龙门客栈》与《东方不败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如郭追(郭振峰)担任武术指导的《白发魔女传》:

       

      这种镜头风格上的东西(搏斗外的)由于是显性的,形而下的,往往最好模仿,所以一下就被“榨干”了;而具体的动作设计,你拳我脚,却是可以变化无穷的,有内在的拳理与逻辑,是形而上的,这是既难模仿又可以生生不息的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3、充分的动作动机

       

      即前面反复提到的有针对性。有了针对性,每一招每一式就鲜活起来。动作戏真的成了动作的“戏”,成了动作内部的情节。招式与招式之间的较量,背后是双方意图与意图之间的较量。

       

      A 宏观针对对方特点。如《咏春》、《霍元甲》、《杀死比尔2》与《卧虎藏龙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B 微观针对具体招式。如《精武英雄》与《杀死比尔2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C 动作戏本身也是戏

       

      “一招一式都是我为演员度身定做的,使每一个演员都有自己的个性和独特的动作招式。”(袁和平)

       

      对方的特点,是在交手过程中,逐渐掌握的缓慢过程。如《精武英雄》中李连杰针对高大刚硬的周比利,显然不能用擒拿,而需要散打,猛攻一点。见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《卧虎藏龙》中李慕白的角色本来是给李连杰的。李连杰因为利智分娩而未能出演,后改为周润发。周润发身形高大,不是李连杰那种动如脱兔的感觉,于是袁和平就设计成从容的自在自得的样子(李安《十年一觉电影梦》)。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四、紧扣常识——使因果逻辑让人信服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“我还是中意拳拳到肉,脚脚穿心。”——袁和平。

       

      1、人体常识

       

      A 要害

       

      要害是人类共通的,黑人也不例外,所以全世界看得懂。如下图(攻击喉部、腋下、腰部、腹股沟、臂弯、关节窝等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如反关节用力(eg:旋转脚腕,踩踏膝盖),人类身体构造相同,地球人都明白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B 会累

       

      如《卧虎藏龙》与《杀死比尔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、力学常识

       

      A 重力

       

      人物腾跃的立足点与高度问题,轻功通过受束缚的方式,得以超逼真还原。比如《卧虎藏龙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B 力道适可而止

       

      以程小东为首的,潘健君、董玮、郭追(郭振峰)、孟海、元彬,都是让演员可劲了旋转,完全为好看。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腾跃方向的虚假,如元彬的《黄飞鸿之王者之风》与程小东的《英雄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看袁和平是让演员怎么转的,发力点原因充分,离地转一圈就够了,转得又生动又节制,如《太极张三丰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C 把力度延长(而非相悖)

       

      如下图,人被踢得在地上滑很远,最好再绊倒几个人——袁和平的招牌情节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归根到底是施力与受力的夸大(延长),不是无中生有,不是一发不可收拾,更不是违背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3、破坏效果

       

      A 人砸人

       

      一个喽啰被武功高强的主角扔出去,砸到接着冲上来的人身上,砸翻好几个人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B 地面破坏

       

      如《太极张三丰》中钱小豪用力一蹬,把地毯都蹬破了,再如少林寺的棍阵把地砖都打烂了。此处不再花篇幅赘述,只举《铁马骝》中一例,任世官与甄子丹对掌,边对边移步,所过之处,地砖全部踩碎,反衬力道之深厚。见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地面破坏的夸张程度视电影题材风格而定,如果是科幻题材,就夸张一点。如《矩阵革命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C 手被抽出血来,反衬速度太快,如下图(《太极张三丰》与98版《水浒传》林冲遇鲁智深那一集)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综上所述,力度通过受阻碍的方式表达出来,虚幻通过向真实“谄媚”表达出来。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[二]、服务于动作,与动作性质相匹配的镜头流——看得爽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一、兼顾平实与生动的基本拍摄原则(机位安排)

       

      袁的核心目的,是要把招式细节清楚地传达给观众。这些细节都是精心设计的,旨在让观众领会搏击本身的精彩,而不是被花哨的镜头分散注意力。这个目的决定了他的拍摄手法首先是求实的。机位的安排和拍摄的角度都以如实的反映动作特色,还原设计的初衷为目的。每种景别和拍摄角度都有与之匹配的动作。

       

      1、如实地反映动作细节与动作性质

       

      景别、视角以拍清楚为准绳;大景别挥洒大动作,小景别细节小关键;大俯角反映踢翻一圈人的大动作,仰角表现某一个局部动作;纵深镜头表达打斗的态势。

       

      等在落脚点的镜头。脚向前景落下,造成冲击感,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如摔向前景的人,这种景深镜头用以渲染人物摔得狠,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、对动作空间的整体把握

       

      这一节属于把握整体空间的电影基本语言,故事片都如此,不展开赘述,只说两点。袁和平的管用正反打,拍完一边,会到正对面去接着拍,不惜越轴(位于画左的人,在下一个镜头中位于画右。)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徘徊在主客观之间,面对镜头的冲击动作,模拟打斗中某一方的视点,形成纵深,然后再接客观平面的镜头。

       

      以下镜头语言着重渲染钱小豪之来刀刚猛,势不可挡;钱小豪举刀劈向镜头,再切到李连杰,从画外砍入画的刀造成压迫感,观众能亲身感受到李连杰的力不能支,以及命悬一线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丁海峰面对镜头的扫堂腿,再正反打蒋门神被踢起来,其狼狈跃然荧屏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章子怡在广角镜头下,快速移到前景又退至后景,伴随着镜头紧贴章子怡跟移,忽而来兮倏而逝的轻盈,六十四手的功力如凌波微步一般渲染出来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二、用于解析动作的镜头组合——生动展现攻防转换的瞬间

       

      1、用一系列镜头说明一个动作——将动作进行分拆与重构

       

      镜头数量反映动作力量与精妙程度,对关键动作给予特写与升格描绘,以及对力度进行渲染,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看元奎的《中南海保镖》,与张三丰的招数几乎一样,但镜头淡薄,交代含混,来龙去脉不深刻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解析性镜头组合其实是主流的电影语言,利用全知视角,把一个动作交代透,镜头量大,饱满。这种镜头语言是通用的。如Mel Gibson的《Apocalypto》,一幅画面代表一个镜头,这个躲避斧头、反败为胜的动作,用了22个镜头完成,每个镜头都用以们交代一个局部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 

      2、身体动作的根源在于脚法,位于关键点的镜头,拍脚法,观众对动作就一目了然。如《功夫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以及《一代宗师》里章子怡的六十四手,几乎每次旋转身体与进退,都要拍脚法特写,可参看前文攻防转换“化解”类型的相关画面。

       

      解析式镜头组合,各个部位细节组合,全方位、立体地表达一个动作或一系列动作,这是电影语言的王道。英雄所见略同,只要是本着把动作说清楚的导演,都会这样安排,是共通的电影语言。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三、“无缝”剪接——因果链条的保证

       

      1、断点连接

       

      如果两个动作连在一起有点牵强,就通过相同的动作,把两个镜头剪辑在一起,从而达到连贯。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再如《黑客帝国2》,两个镜头通过相似动作剪辑到一起,其实这两个动作在实际中很难连贯起来做,但电影语言缝合了它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、利用剪辑对视点进行平稳地过渡

       

      客观镜头——主观镜头——回到客观镜头,系主流电影语言,不赘述。参看前文《一代宗师》等诸片的镜头衔接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四、一张一弛的剪辑节奏——与攻防类型相匹配

       

      1、一张一弛的剪辑节奏 镜头含量轴线

       

      袁和平的每场动作戏基本上是遵循“大景别、双人镜头、正常速度、少量镜头”—“小景别、局部镜头、升格、丰富的镜头”交替进行的。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以《太极张三丰》里的刀战开始后前49个镜头为例。刀刀相撞的打斗,攻防没有转换,所以镜头就少一点,用大景别双人镜头带过;攻防转换较多的复杂动作,为交代细由,便会安排一个饱含细节的镜头组合。招招相撞(简单镜头)与攻防转换复杂动作(复杂镜头组合)交替进行,剪辑节奏是有张有弛的。剪辑节奏与镜头含量节奏如下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镜头含量、景别、镜头速度快慢,若考察具体数值,便知是有张有弛的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、一快到底的剪辑节奏

       

      为便于比较,以下列举元奎的《方世玉》中最后一场戏赵文卓与李连杰的打斗,其剪辑节奏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,很明显,袁和平的节奏更符合观影习惯,刚柔相济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[三]、袁和平创作风格总结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一、袁家班动作设计特点

       

      1 表现: 反关节用力,俯仰的圆弧运动(可衍生出很多情况及相应打法)。

       

      篇幅有限,下面只介绍俯仰圆弧运动(也是杠杆原理,身体前半部分往后仰,后半部分就肯定往前探,以此实现上半身躲,下半身出击的目的,或反之,本文开篇讲的俯仰动作就是这个原理):

       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 理念:双向拉锯,即前面讲的攻防转换与力量轴线(顺力与逆力)。攻防转换/攻防一体。保持线性动作流。前文已详细介绍。

       

      3 偏好:通过破坏效果表明力度。人砸人/把人踢得在地上滑。

       

        

      二、主流故事片的叙事方法用在动作戏的设计上

       

      “……主要是教舞台的武打,还有电影方面的武打,我们的功夫武术,主要是符合舞台用的技术。”(袁和平)

       

      动作设计并不是真正的搏击,而是人工雕琢的动作剧本,再经由武师磨合,钢丝道具,加上后期的光影执行,合力经营一场幻觉。在真实打斗中,胜负易分,强弱明显,交手后立即沦为一方打人、另一方挨揍的呆板状态,或者互相揪住撕扯的胶着状态,或者双双出击的乱打状态,都是蛮力,都是殴打,攻防转换停滞。但人类的观影习惯,是希望看到一正一负、攻防交替的链条,持续进行。现实打斗中攻防转换是难得的瞬间,而袁的动作是去掉了平淡无奇的打斗后的精彩集锦,是人为编织的攻防转换集锦。无巧不成书,动作戏是为了好看,所以取材真实(为了看得懂)、又高于真实(为了看得爽),就好像主流故事片也不是生活,而是生活的缩影(寓言)。用生活化的实战招式谱写,用漂亮伸展的戏曲功架表演,用人为的编织使之传成链条,再通过微调使之抑扬顿挫。从而建立起因果,构筑起逻辑,营造出充分的合理性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三、放弃自己的特点,才能更好的与各种特点相结合

       

      横向比较,袁和平在中间,不走极端,中正和平。如下图: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1 中庸

       

      袁和平的动作设计是浪漫与真实的调和。浪漫是延长真实,是夸张,它能填补人们对无趣现实的遗憾,观影是一次心理狂欢。而如果把握不好尺度,就会剑走偏锋,使观众从心甘情愿地“被欺骗”中抽离出来。太假与太真都会让观众觉得烦。痴迷于夸张风格的观众在少数,痴迷于武打写实的观众也在少数,迷恋于某种特定风格的观众也在少数。不走极端、中规中矩的袁氏动作片迎合了绝大多数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2 淳朴

       

      袁和平拒绝用打斗外的东西组织打斗内容,几乎不依赖戏剧情节、特定文化,以及某种美学风格。专注于搏斗的分内之事,尽量保持打斗的单纯——发掘动作本身,把竞击本身拍得有章有法,独具天地。袁擅长设计几乎不受干扰的单打独斗,一门心思。人物一经交手就是长时间恶战,场景封闭,动作连贯。所有的动作元素必须参与攻防。舞蹈和杂技色彩的动作如果出现在袁的动作戏中,也绝对不再是舞蹈和杂技本身,而被拆分成了一个因素,成为打斗链条中的必要动作。这种紧扣武打分内之事的动作设计,才能随意嫁接到别的电影中。任何风格与它结合都不会生硬,不会与它本来的什么“鲜明风格”相抵触。其节奏、内容都可机动调整,科幻题材就飞得高些,cult片就多喷点血、摔打得猛一些,漫画喜剧题材就让动作简单些、夸张一些,古典武侠片就让动作饱和一些、丰富一些,想要唯美的就让节奏慢些柔和些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结语

       

      袁和平代表着务实和中庸,对武术电影有永恒的指导意义——主流的电影语言,单纯的搏斗竞击,典型的武术电影。程小东向写实的回归,元奎在好莱坞拍的几部片、甄子丹的叶问系列与袁和平的不谋而合,本身也说明了观众对武术电影的天然诉求。在电影大工业的今天,越来越娴熟,越来越有创意的电影语言,并不能取代功夫动作本身。好莱坞对中国功夫的迷恋一定是对真功夫迷恋,他们不懂武侠文化(程小东),也见多了谐趣杂耍(成龙)。逻辑性和线性叙事永远是王道,能够填平文化沟壑的的也是人类对于搏斗实战的共通经验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评论


        

      热门电影热映即映

      图片资讯

      • 男士时尚杂志《GQ》评选全球最会穿衣男人——埃迪·雷德梅恩

      • 周韵大片典雅英气 双面“韵”味震慑人心

        周韵韵味震慑人心

      • 徐康俊尽展休闲与摩登魅力十足

        徐康俊摩登魅力十足

      • 童瑶如夏日盛放的花儿般性感妖娆

        童瑶如夏日盛放

  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服务协议 | 友情链接 | 帮助中心

      ©2010-2013 ipiao.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020362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粤B2-20100473